教师文摘

我的读书历程 日期:2013-09-16

 平凉市实验小学  高淑霞

2014年8月

    我小时候便爱读书,一是因为那时候能玩的花样实在太少,读书是个打发时间的好办法,于是,便在书中找到了乐趣,再难分开;二是读书得了不少实惠,非但可以堂而皇之地少做家务,在学校里也大受器重,自然是书越读越多了;三是那时候就知道读书是件好事,虽然并不十分清楚好在哪里,却相信大人们的话不会有错——“读书的人出息大”。今天在《平凉周刊》上看到两句话,大致是说:“如果你贫穷,读书可创造机遇;如果你富有,读书可追逐超拔;如果你聪慧,读书可快速精进;如果你驽钝,读书可勤能补拙。”“问渠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读书,正是谋取那一湾清亮活水的渠道。”在央视关于读书话题的采访中,我也听到学者崔卫平女士的一句话:“一个人是要有基础的,就像一个国家需要基础建设,一个人也要有最基本的阅读上的积淀。如果说,一个人的一生有30本书垫底,那么可以说一半的人生就能勉强对付。”这番话,大致也道出读书的好处了。

    我爱读书,应该始于很小的时候。我那时大约只有六七岁,一天,兄妹中有人神秘地拿来一本《女娲补天》向我炫耀。当时已近傍晚,只模糊看到封面很美,一个女神仙双手托着一块巨大的五色石,而五色石正神奇地撑着塌陷的半边天,与后来多次看到过的英雄人物的造型如出一辙。五六个兄弟姐妹便头对头凑近煤油灯一口气往下念,书很薄而字很大,只一会儿便读完了,几个人连连叹气,都觉得意犹未尽。到如今我也难忘那美丽的故事,最难忘当时几个人边读边议论、互相瞅着对方被煤油灯熏得发黑的鼻尖的兴奋。应该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,我对方块的字和柔软的纸感兴趣了,一发不可收拾地读个不停,先是《地道战》《欧阳海》《第二次握手》《红岩》《镜花缘》,后来实在没啥看了,便读《中国青年报》,读得很细,报缝里的边角料都不放过。读书使我在学生时代赢得了好人缘,也因此自信心大为增强,那时候如果不是家庭经济困难的原因,估计也能顺利考上高中(我是第一批从初中毕业生中选拔的平凉师范学生),最终如愿成为大学生吧,呵呵!

    后来当了老师,除了依然喜欢读小说外,也借阅了不少小学语文教育教学方面的书籍,诸如《小学语文教学》《教师阅览》等。如果要写教学随笔或者札记,那些零星的、逐渐积攒起来的想法或做法便会冒出来供我选择。随着年龄渐长,小说不喜欢读了,喜欢读一些养生保健的书籍报刊,如《求人不如求己》《生命时报》等等,倒也增长了不少见识,与人交流时也能侃侃而谈“运动三字诀”“粗茶淡饭养人”的道理了。

    现在到了接近50岁这个年纪,读书范围变得广泛,更多的是读一些名人传记、历史地理、修身养性之类的书籍,与人闲聊时不时冒出几句,一是大家分享,二是换得听者淡淡的几句夸赞,诸如“学问大”“懂得多”之类,听着倒也舒坦。其实,有时候私下想想,读书的好处大约应该依年龄来看待吧?年轻的时候奔着前途去读,年龄大了便是一种排遣烦恼,开阔胸怀的良策。我若遇到心情郁闷的时候,以书为侣,便能在不知不觉中消融掉那些不明来由的苦闷,变得恬淡而且知足。

    “好记性不如烂笔头”,书读多了自然记不住,于是便听了老师的话,开始工工整整地做笔记。这个习惯应该是从在平凉师范当学生的时候养成的吧,一直保持到现在。现在数数我的读书笔记,也有八九本了,闲暇之余翻翻,倒也是个乐趣。

    不过太专注于读书有时候会被人讥笑为“书呆子”,学生时代倒也无妨,若老大不小了却不是一件好事情。我还记得中学课本里《范进中举》的故事,现在想来,这大略是说范进读书过头、读傻了的意思吧?忽然就明白了,学校的老师常常谆谆教导学生曰“学以致用”“活学活用”“灵活变通”“读好书,长能力”,万不可“死读书,读死书,读书死”正是基于此吧,否则,范进式的悲剧又将要重演了。


加倍斗地主 加倍斗地主 加倍斗地主